单双中特|单双中特期期公开
位置:首頁 - 熱門專題 -

法國帆船旅游的驚險歷程

時間:2015-12-31 16:11:01  來源:海岸生活雜志  作者:岳玫瑰  瀏覽:4109  字號:

當朋友(亦是曾經的客戶)告訴我,他和妻子在法國北部買了一艘帆船,希望我可以加入帆船小隊,幫助運回現住地馬耳他島時,我超級興奮和激動。因為這不僅僅是白天航行那么簡單!這將是超級無敵酷炫的海上帆船行。根據他的計劃,整個行程大概6 8 周時間,從法國到西班牙。葡萄牙,再到西班牙,經吉爾伯特海峽進入地中海,最后到達意大利和目的地。整個行程,基本上每天都要在碼頭過夜。途中,我們也會常常停歇,探訪岸上情況。只要我可以保持基本網絡暢通,中國的工作也不是問題,完全有條件休假6 周。況且,一年前我就已經接到通知并開始準備,對于這樣的邀請要求,卻之不恭。

我在船上航行了5 周時間,結果,我們始終沒有駛離法國。

帆船遠航旅行和公路旅行有很大差別。且不說速度、距離以及過夜問題,你還需要確保安全等,以保證萬無一失。因為是帆船盲,所以,我想船主應該會做好所有準備。我認為在法國北部買了船的朋友肯定會做好一切航行計劃,畢竟是要航行4000 海里呢。萬沒想到,這都是我的錯覺。

不管你是航行一個下午、一周還是一個月,開船前最重要的,就是檢查船只!即使作為船主雇傭船長開船,你也要清楚知道船的情況。你要知道船的形式速度,了解船只抗危險天氣的能力(何種程度可以航行,何種程度不宜航行),知道繩索位置、作用以及繩索的適航情況。船是有別于汽車的。你不能只是一味相信別人對船只的維護,必須親身檢查船的所有地方。如果車輛在高速路上拋錨,你可以將車拖至路邊停下。但如果船在茫茫海洋中故障,你可能面臨大危機,食物缺乏,甚至是死亡。

我相信朋友肯定比我經驗豐富。結果,任我想得再好,他是根本不了解自己的船啊!從發動機大小和風帆的尺寸來看,按計劃的每日行程為夜宿碼頭的距離,那么,每天也要航行35 -45 小時。有一天,我們在碼頭時,他就花了幾個小時在調整穩固特定角度操縱桿的楔子,以使得操縱桿像百慕大鉆機一樣可以直上直下,而不是很“滑稽”的樣子。這個船不是百慕大索具而是中國古老的帆船方式的索具!我們第一次升帆,就卡住了。因為當時法國國旗錯放在信號升降索很高的位置拉到帆的滑輪里。他也不知道油箱、水箱的容量,不知道一小時會消耗多少燃料,他甚至也不在乎自動航行裝置和聲納是否能正常工作。當GPS 航海圖沒能按其預想工作時,他并沒有去認真細讀菜單項,查找原因,就只是在那兒一味地關了開,開了關。

如果從5 周的航行中揀選最好的事情,我覺得那就是,幸好5 周里我們只有一次通過無線電向海警求救。

那時,我們進入羅斯科夫(Roscoff),一個中等規模的小城,法國布列塔(Breton)海岸的深水港。鎮中心的大教堂建于16 世紀,其建設投資都來源于航運業。因為這里有通往英格蘭和愛爾蘭的輪渡,所以這邊旅游業很發達。最近建成的游艇碼頭可提供600 個泊位。

我們求救的時候,天已經黑了,周圍都是海霧。這個季節,這個緯度位置,又已經過了晚上11 點,侵入骨髓的寒冷。我們早上離開特雷吉耶(Tréguier) 時,預計在碼頭停靠,最遲晚上7:30 也可以吃完晚飯。我啟動引擎,駛出樂炤滴河流(Le Jaudy),在靠近韋爾特海島(Ile Verte) 前,升起船帆。結果,風有氣無力的,只給我們增速1 1.5 海里,根本無法只靠風行駛。所以,我們仍舊開著發動機前進。好容易有風了,結果是逆風,而且我們又無法落下風帆來,真是雪上加霜漏偏逢連夜雨啊。

我過去帆船航行前,甚至是帆船涉水前,我們首先要做的就是檢查,確保升帆和收帆都能正常運行。我大部分的朋友每年開船的次數都是有數的,即便他們非常確定船只一切準確、完備,使用前,總會先進行檢查。這艘船是大概一年前買的二手船。前手一直生病,所以這艘船已經“下崗”存放3 年了。雖然說能夠在取船前幾周備好帆船,但當朋友到碼頭取船時,碼頭的雇員還在整修這艘帆船。我朋友相信一切都會處理得很好。他甚至沒有在港口水區,升起風帆試行檢測。

不考慮雨水的冰冷,這瓢潑的大雨跟海口午后的暴雨毫無二致。我們直接開著發動機前進,如果按照之前風帆動力作用,還會增速1 1.5 海里,但現在逆風行駛,反倒拖了我們的后腿。GPS 圖表上顯示的預計到達時間越延越后了。終于,一兩個小時后,雨漸漸停了,但是留下一片白茫茫的霧在海上。如果在陸地,這霧倒也并不算什么,然而,在海上的我們卻看不見陸地在哪兒,只能完全依靠GPS 導航航行。

最后的一小時是最糟糕的:風一會兒從前方猛地撲過來,一會兒又躲到我們后方突襲。船帆也卡住了,我們不能完全掌控船的行駛方向。船突然地任我們如何轉動船槳,最后我們只能是在原位置轉圈。幾次三番嘗試過后,終于控制好船,向前行駛了。好不容易到達航海標記通道時,我們又根本無法靠自己的力量靠岸。霧氣非但沒有散去,還越來越逼近我們。因為我們沒有十足把握控制好自己的帆船,所以,第二天早上必經此處的英格蘭輪渡給我們造成了嚴重的威脅。即使大輪渡船有雷達,會盡量避讓,但這對我們來說,始終很危險。

于是,我們通過無線電向海警求救,并順利得救。因為船已經上了保險,而且船上有救生筏,我們所有人都穿了救生衣,所以,我們只繳納了最低標準的營救費100 多歐元。還好,有驚無險。(轉載請注明作者與出處)

分享到:

上一條:留尼汪:火山熔巖下的探險

下一條:8小時徒步穿越礁石海岸棋子灣

单双中特 北京快乐8最好的打法 最新时时计划群号 360新时时彩开奖 极速vnp安全下载下载 中体彩网官网 浙江15选5开奖 排列三每周开奖时间 新疆时时评测网 20选五复式中奖查询结果 重庆时时挂机稳赚